今天是:

揭秘苏联“人兽杂交”试验震撼内幕

近日,英国媒体曝光科学家人兽胚胎实验,引发全球关注。人们好奇,人们恐慌,人们疑惑,“半兽人”实验会引发怎样的伦理挑战?以后,地球会不会像科幻电影里演的,变成了人猿星球?

据国内媒体7月29日报道,2008年,英国就通过立法,允许人兽胚胎实验,而世界最早的人兽胚胎其实是“中国制造”的。

据英国媒体近日报道,过去3年,英国科学家已秘密制造了155个同时包含人类与动物基因的杂交胚胎。

这听上去像是科幻电影中的情节,但确确实实发生了。下面是一系列关于前苏联人兽杂交秘密实验内幕,我们一起来看下。

前苏联“人兽杂交”实验照片曝光

通过对人和黑猩猩的染色体组的分析,研究人员发现它们的区别只有1.5个百分点。

莫非人类和黑猩猩真的是近亲不成?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科学家就认为,自人类和黑猩猩从进化阶梯分道扬镳之后,他们还继续保持暧昧关系达4百万年之久。而且还有过共同的后代。然而,所有这些生物界杂种都只是实现培育出人和猿后代荒唐主意的前奏而已。戴维和他的同事是在对我们祖先的基因进行研究之后做出的这一轰动一时的结论。

前苏联"人兽杂交"试验照片曝光

俄罗斯医学博士、遗传学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安东·克留科夫认为,人类为这种种间“乱伦”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很多科学家也认为,虽然此事不宜宣扬,但艾滋病确实是这种人与猿交媾的可怕后果。并且人类这种“乱伦”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由于不明白人类这种种间“乱伦”的后果,科学家们自己想使人和猿猴杂交。前苏联批准了一项秘密计划,同意成立一家实验室来造出一批力大无穷、大脑迟钝、没有痛感、能吃苦耐劳又不挑食的生物,打算培育出“活的战争机器”,同时又是“役马”,一些在采煤矿井、西伯利亚建设工地和北极地区可以使用的廉价劳动力;也讨论了可以用那些在实验室培育出来的生物来做器官供体的问题。

著名科学家伊里亚·伊万诺夫此前做过不少各种动物杂交实验,积累了不少经验,因此此项重任便落到了他头上。他在克里米亚新阿斯卡尼亚动物实验基地曾培育过斑马骡、大羚羊和半纯种野牛,还使白鼠和鼠海豚、灰兔和家兔杂交。

前苏联曾批准造出一批力大无穷、大脑迟钝、没有痛感、能吃苦耐劳又不挑食的“役马”。

人类和黑猩猩的后代?

伊万诺夫计划的具体详情直到80年后才由俄罗斯历史学家予以公开,但当时是得到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支持。法国人把他们在新几内亚的金迪亚研究中心让给了苏联人,而此前法国人一直在那里做人工繁殖实验和动物细胞实验。

伊万诺夫虽然对遗传差异一窍不通,但还是用人的精液去给雌性黑猩猩和大猩猩进行授精,反过来又用猿猴的精子来给非洲女人授精。

人类和黑猩猩的后代?

在开始施行授精之前,无论是雌性动物还是女人,作为实验对象都要先进行麻醉。后来听说还果真有了既能干活又很听话的后代。

1929年,决定在苏联本土建立一家猿猴繁殖基地,地点在格鲁吉亚的苏呼米。好像还从非洲往那里运来了有孕在身的黑猩猩和生下的孩子,可在途中他们都因得一种莫名其妙的病死去,其症状很像今天说的艾滋病。伊万诺夫因有辱使命而于1930年被捕,判了5年劳改,1932年3月20日莫名其妙死去。

据克留科夫博士说,在伊万诺夫被捕和死去之前还出过一件很怪的事: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有个工作人员放走了所有剩下来的杂种,自己也在深夜里跑了出来。

之后便出现了好些传闻,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的老人都在说,甚至二战之后山里还能碰到一些“像大猿猴的野人”,有可能它们还果真是从繁殖基地跑出去后一直活下来的杂种。

英国议会下院议员埃尔顿爵士在质询时获知,在过去三年中,英国一直在“秘密”进行人类和动物的杂交胚胎实验,并且已经制造出了155“人兽”胚胎。

虽然人兽混合胚胎遭到了很多英国人的反对,但在英国,这种实验有法可依。那么这155个“人兽”胚胎究竟如何制造?它们真的是“秘密”进行的吗?

前苏联“人兽杂交”实验照片曝光

1929年,苏联从非洲往那里运来了有孕在身的黑猩猩和生下的孩子,二战后还能碰到一些“像大猿猴的野人”

对于人和动物的混合胚胎,英国政府最先是禁止的。

但在2008年,在经过公众听证后,英国颁布了《人类受精与胚胎学法案》,一定程度上放开了这方面的研究。

英国“人兽杂交”实验产物

“人兽混血”的背后:人类进步还是毁灭

在过去数年中,美国科学家将人类的干细胞加入到了许多动物的胚胎中,“秘密炮制”出了许多实验性的“混血赫迈拉”产品,例如猪体内流着人的血液的“人猪赫迈拉”,羊体内的肝脏80%的成分属于人类的肝脏的“人羊赫迈拉”,老鼠头颅里加入人的脑细胞的“人鼠赫迈拉”等。

万物之初,本没有名字,更无标准形态,人将狗说成叫狗,于是狗就成了狗,人将猪叫成猪,于是那个样子就成了猪……有人说是上帝创造了万物,有人说是女娲捏造了人形,但更多人相信那一切不过是一种必然的巧合。

这样的信息让有的人感到“不寒而栗”,浮想联翩:“当人的器官在动物的体内生长,拥有人类细胞的猪或老鼠,是不是会像人类一样思考,却和动物一样行事?”并断言:“它们所带给人类社会的恐惧,早已超越了人类认知的界限和人类对科学成果的接纳空间”。

然后开始大发反科学的陈词滥调,什么“科学不是上帝,不应成为代替自然进行生物选择的主宰”(看来人类从事了上万年的动植物育种———人工选择———也都该禁止),什么“即便是基因改造和生命个体重组,也不能完全以人类的功利主义为基本目的,它必须适应生命发展的自然规律”(恐怕没有一个生物学家知道这“生命发展的自然规律”究竟具体指的是什么,又如何去适应?)。

英国“人兽杂交”实验产物

甚至预言:“今天,如果这个魔咒以发展科学为名,制造出一个个‘赫迈拉’,人类除了等待传说中杀死赫迈拉的英雄柏勒洛丰降临,还能等待什么?”真够吓人的。

之所以导致这种恐慌,部分原因得归咎于编译者的故弄玄虚。这些实验都是公开的实验,《华盛顿邮报》的原文中丝毫没有“秘密”的意思,但到了编译者笔下,就成了“秘密炮制”,好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暗中实验似的。

编译者将这些实验产品称为“赫迈拉”,这是对英文chimera走样的音译,更准确的音译是喀迈拉,是古希腊神话中一种前身像狮子、中部像山羊、后身像蛇的吐火怪物。

这个典故也容易让人产生恐怖的联想,想到了“《山海经》中那些形态各异的怪兽,《生化危机》里赋有攻击力的人造怪兽,并不是遥远的事”。

关注天天探索官方微信(微信号:ittufo),网罗天下奇闻趣事,头条新闻,奇葩故事,让你欲罢不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网友评论

更多》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12089号-3 鲁公网安备37028102000455